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人在江湖飘呀 > 第165章 番外5

第165章 番外5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凤随心将莫惑与祁真的情况看进眼里,自知从大哥嘴里撬不出什么东西,吃过饭便把花笑言叫了过去,细细询问一遍经过,不可思议:“真亲上了?”
  
  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我们亲眼所见!”花舵主仍是很激动,“没想到楼主这么霸气!”
  
      凤随心问:“那杨公子什么反应?”
  
      花舵主更加激动:“出去散了一会儿心,回来与楼主谈过后便不怕他了,我感觉夫人应该也是喜欢楼主的!”
  
      凤随心觉得这事有点意思,终于起身去找大哥,走到半路发现几个风雨楼的人在往祁真的院子跑,便叫住了一个:“怎了?”
  
      那人道:“薛疯……薛公子去找杨公子了,听说闹起来了,楼主也在那里呢。”
  
      凤随心顿时好奇,跟着他一起赶过去,刚刚迈进小院就听祁真的声音传了来,简直痛心疾首:“有你们这样当护卫的么!”
  
      他望向声源,只见姓薛的正被他的护卫扶着,似乎是晕了,而祁真站在面前愤怒地瞪着他们。他不由得问了问左右的人,得知祁真方才骗薛公子莫惑来了,并趁对方回头的空当让左侍天点了人家的穴道,顺便一掌劈晕了。
  
      他轻声一笑:“他这是?”
  
      风雨楼的人笑得不行:“薛疯狗死性不改又装病,结果夫人信以为真,想把人送去解忧堂看看,薛疯狗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,活该啊!”话音一落,那边祁真再次怒道:“身为家仆,竟然不为主子着想,你们安得是什么心!”
  
      护卫试图把事情拉回原位:“……有有有了莫楼主,他就就就好了。”
  
      “胡说八道!莫楼主会医术么?”祁真说罢看向凑到身边的几名风雨楼的人,见他们齐刷刷摇头,道,“你们看看,莫楼主压根不会!薛公子病成这样你们怎么不知劝劝他?如此拖着,身子岂非越来越坏!”
  
      护卫弱弱道:“我们公子的身子其实还好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都咳血了还好?对你们而言怎么才叫不好?”祁真用“你们是不是巴不得他死”的眼神看着他们,失望地摇头,“算了,我不指望你们了,把薛公子交给我,我找人把他送去解忧堂。”
  
      护卫道:“……他不会去的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眯起眼,王爷的气场全开:“他不去你们就不管了?这是人话么?”
  
      护卫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我知道薛公子的心思,也懂他,”祁真心痛道,“正因为我懂,所以更清楚要先养好身子,否则什么都是妄想,你们说呢?”
  
      护卫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他们还能说什么?
  
      祁真满脸正义,最后问:“是你们送,还是我找人送?”
  
      护卫僵住,风雨楼一众见状跟着帮腔,“他到底是不是你们的主子啊?”
  
      “这样了都不带着他看大夫,是不是想等他彻底病倒换个主子?”
  
      “哎哟,太阴险
  
      !”
  
      “难道是落枫山庄的死对头派来的?”
  
      “有可能!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护卫在众目睽睽下张了张口,又张了张口,总不能坦白说公子没病,只得把人一扛,快速离开。
  
      祁真看向身边的人:“劳驾,给他们准备个马车,要好一点的。”
  
      风雨楼一众都要笑抽了,一直强忍着,颤声道:“夫……杨公子放心,我们会挑几匹快马,争取尽快送薛公子就医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点头,维持着担忧的模样目送几名护卫跑走,幽幽道:“也不知解忧堂的人有没有办法。”
  
      风雨楼一众稀罕死他了,急忙安抚:“解忧堂的人都很厉害,会治好的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但愿如此罢。”祁真轻轻叹息,与他们聊了几句,示意他们早些休息,然后便溜达着回屋,往床上一扑,埋进枕头里笑得不可抑制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”
  
      暗卫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左侍天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让你装病吐血,本王成全你!祁真的肩膀一抖一抖的,但好在记得控制着音量,没有笑得太张狂。暗卫默默看看他,动作一致看向左侍天。
  
      左侍天咳了声:“少爷,小心隔墙有耳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快速收敛,坐起身,双眼亮晶晶的,显然心情不错。左侍天吩咐两名暗卫去外面守着,确定没人凑近偷听这才问:“少爷不喜欢薛公子?”
  
      祁真道:“嗯。”
  
      暗卫忍不住了:“少爷对莫楼主……?”
  
      祁真不想撒谎,诚实道:“我看上他了。”
  
      暗卫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祁真目光坚定:“我要把他弄到手,让他当我的王妃。”
  
      暗卫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祁真道:“所以你们得帮我,别给我拖后腿!”
  
      暗卫被刺激得大脑空白,一个字都说不出。左侍天尚有理智,静默一下道:“少爷,你和他才刚认识,根本不了解他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很了解,”祁真顿了顿,“我这样说兴许你们不信,总之我是认定他了,大哥二哥那边我自有办法,你们不用担心。”
  
      左侍天见他连那两位都考虑过了,便知他恐怕是来真的,只得沉默
  
      。暗卫见状也知劝不了,回想莫惑那身气势,暗道绝不会是在下面的人,心疼地看看小王爷,壮着胆子摸了把他的头。
  
      莫惑这时已经回到了书房。
  
      凤随心一路跟着他,眼底满是笑意:“你觉得他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莫惑脑中瞬间闪过一个词:蔫坏。
  
      不过坏得并不令人厌恶,相反还很讨喜,连他心里也有些想笑。
  
      其实祁真与薛舒岚根本不认识,亦不清楚人家的秉性,得知薛舒岚抱病,想送人去就医也无可厚非,但不知为何,他就觉得那小子是故意的。
  
      他问道:“你与他说起过薛舒岚的事?”
  
      “没有,我连你的事都没说过,”凤随心笑道,“怎么,你怀疑他是成心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嗯。”
  
      凤随心道:“兴许是别人对他提过几句,也或许那姓薛的长得就让人想虐,”他有短暂的一顿,语气玩味了些,“再或许……他不是喜欢你么?想赶走薛舒岚很正常。”
  
      莫惑充耳不闻,而是忽然想起晚饭时候的事,便将卫玄叫了来,方才趁着人多,他让卫玄问了几件事,如今应该有结果了。
  
      卫玄道:“楼主,他们都说杨公子没向他们问过话。”
  
      莫惑道:“他的手下呢?”
  
      卫玄道:“也没有。”
  
      所以那小子到底是从哪知道他的喜好的?如今加上薛舒岚的事……莫惑只觉先前模糊的感觉又回来了——祁真似乎对他们很了解。
  
      他看向自家弟弟:“真有天齐宫?”
  
      “算是,”凤随心没有隐瞒,“他姓祁,天家的人,他说是天齐宫少主,确实没有骗人。”
  
      竟是当朝小王爷!莫惑与卫玄皆是一惊,紧接着莫惑问:“你去皇宫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凤随心的神色没有半点不自然:“闲着无聊,去转了一圈。”
  
      莫惑简直不知该说他什么好,看了他一眼,干脆将思绪转到先前的事情上。
  
      若他方才还在怀疑祁真是故意接近他们,等得知那小子的真实身份后便打消了念头,因为朝廷想插手江湖也不会先拿他开刀,更不会让一向得宠的小王爷亲自出面,更何况还有小金球在,所以那小子确实是要找人。
  
      凤随心看着他:“你在想他的事?”
  
      莫惑问:“他当初是如何对你说的?”
  
      凤随心便简单叙述了一遍,包括曾撒的谎。莫惑听到他对祁真说要找的人已经结婚生子,想起祁真的态度,暗道只是说声谢谢,那小子搞得这么暧-昧作甚?到底哪一句是真的?
  
      “你又在想他?”凤随心笑得别有深意,“说实话,你觉得他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莫惑冷淡道:“欠揍。”
  
      凤随心一直在观察他,猜出大哥与祁真的关系恐怕不是花笑言以为的那样,闻言便笑了笑,感觉大哥不像对待其他初遇者一样将人无视得那么彻底,起身道:“我看他挺好的,你可以试试,总不能真的一个人过一辈子。”
  
      他走了,书房又一次恢复安静。
  
      薛公子大概是觉得哪怕回来也会被打晕送走,因此暂时没折回
  
      。祁真大为满意,专心陪着一笑谷的前辈,得空了便去莫惑的书房里逛荡,刚开始还会问几句找人的进展,后来则径自拖着椅子坐到莫惑身边看书。
  
      莫惑原本不习惯与人亲近,但奇怪的是并没觉得厌烦,而且这小子也不闹腾,便干脆随他,顺便问了问当初为何要给他夹那些菜。
  
      祁真诚恳道:“那几样都是我喜欢的,我想对你好,就夹给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莫惑沉默地与他对视一会儿,问道:“那为何故意赶走薛舒岚?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