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人在江湖飘呀 > 第166章 番外6

第166章 番外6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    。”
  
      莫惑反应一下:“……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祁真满脸认真:“因为我喜欢他。”
  
      莫惑冷冷道:“出去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一怔:“嗯?”
  
      莫惑道:“我让你出去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深深地觉得终于和以前一样了,起身道:“好吧,那我去找封晏,我总觉得他眼熟……”
  
      话音未落,手腕被人一把握住狠狠带了过去,祁真猝不及防,猛地跌进一个熟悉的怀抱,抬起头,对上一双暗沉的眼。莫惑那一瞬间闪过了无数阴暗的念头,但他毕竟自制力超强,这个空当便回过了神。
  
      他正要想个借口应付,只见怀里的人快速爬起来,笑着搂着他的脖子,吧唧在他脸上亲了一口。
  
      莫惑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祁真道:“骗你的,反应这么大,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?”
  
      莫惑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祁真道:“我也喜欢你。”
  
      莫惑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祁真在这张精致的脸上完全看不出波动,干脆凑过去吻他。莫惑扳着他的下巴拉开距离,低声问:“这次是真的?”
  
      “嗯……唔……”祁真只发了一声便被吻住,闭上眼,顺从地张开嘴。
  
      唇舌交缠,感觉超乎想象的好,莫惑吻得更深,半晌才放开他,把人抱好,看着他眼底泛起的水汽,在他额头吻了吻,想起这人若一开始就喜欢他,卜卦的事便又有可能了,问道:“为何知道医圣在那?”
  
      “说了以后告诉你。”祁真平复一下呼吸,打了哈欠,向他缩缩。
  
      莫惑知道他赶路累了,便将人抱起,在一干人等激动的注视下去了卧室。
  
      祁真睡了两个时辰才醒,睁眼就见莫惑坐在旁边看书,只觉这画面太怀念,不由得伸爪子扑了过去。莫惑接住他,捞进怀里揉了两把。祁真便抱好他,在他颈窝蹭蹭,满是依恋。
  
      莫惑目光放柔,陪他待了片刻,拉着他出去散步,准备吃晚饭。
  
      暗卫与左侍天的脸色都不太好,沉默地在后面跟着,有些阴郁。祁真想告诉他们不用跟,但对上他们的神色,忽然想起他们参与了找医圣的全过程,后来听见他对薛疯狗说卜卦的事,理所当然就信了几分。
  
      他立即停下道:“卜卦的事是假的,你们别信。”
  
      暗卫特别沉痛:“哦。”
  
      他们私下讨论过,觉得这一定是皇家的秘密,他们小王爷耗了五年的寿命,五年!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祁真道,“真是假的!”
  
      可能么?一般人谁会想到山谷深潭能困一个人呀!暗卫继续沉痛。
  
      祁真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祁真于是带着他们随便找地方一窝,花了小半个时辰才让他们勉强相信自己没有折寿,而此刻也恰好到了饭点,他便颠颠地跑去找坐在不远处的莫惑,双手交握一起进了大厅,亲昵的模样让凤随心瞬间诧异
  
      。
  
      他本以为他哥要费些工夫才会认清感情,之后又要费些工夫搞定小王爷,谁知才一下午过去二人就在一起了,这也太快了,发生了什么?
  
      邵沉希夹了点菜放进他的碗里:“想什么呢?吃饭。”
  
      凤随心这才回神,笑着收回了目光。
  
      祁真与莫惑既然在一起,便不会去睡别处,饭后自然而然与他回到了他们的小院。
  
      莫惑拉着他走到石桌坐下,示意手下取来一壶酒:“喝么?酒三娘酿的,知道酒三娘么?”
  
      祁真道:“知道,这是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莫惑道:“杏花湖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没听说过这个名字,猜测是这三年中新创的,顿时点头,完全不清楚某人的险恶用心。莫惑是存心要灌他,而这种酒口感不错且后劲大,等到察觉已经醉了。
  
      二人边喝边聊,不一会儿便干掉了一壶,祁真毫无所觉,喝完还高兴地与莫惑去洗了一个澡,被按住缠绵地吻了半天,等到被放开才觉出晕乎,双眼迷蒙,伸爪子抱住了他。
  
      莫惑将蔓延的情-欲强行压下,扳起他的下巴打量一眼:“醉了?”
  
      祁真逞强道:“没有。”
  
      莫惑问:“真喜欢我?”
  
      “嗯,”祁真亲他一口,摸摸脸,“爱妃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莫惑确定这小子是喝醉了,开始问他医圣的事,虽然祁真一直强调与寿命无关,但他还是不踏实,一定要问清楚才行。他道:“喜欢我就对我说实话,不然我就不要你了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怒了:“你敢!”
  
      莫惑心想我自然是不舍得,不过面上很淡定,静静与他对视,半晌后,祁真瘪嘴,哼哼唧唧道:“……说了你会信么?”
  
      莫惑亲亲他:“你只要说,我就信。”
  
      “我就是知道他在崖下,”祁真道,“我还知道云卓武功很高,凤随心是你弟弟,练了天穹无境,原因是被毒怪下了缠绵刻骨,你和云卓的内功心法就是从天穹无境里演变而来的,对吧?”
  
      莫惑没想到他连这些也清楚,下意识收紧手臂:“卜卦算的?”
  
      “不是,是我活过一次,”祁真提起这事就愤恨,“明明我才是武林盟主的!现在竟然成了萧安木,他那么阴险无耻,还是长乐岛的公子,云卓怎么就选了他!乖乖把盟主位置让出来去当他的副盟主不好么!”
  
      “……”大概是事情太震撼,莫惑完全不知该如何开口,沉默一阵第一个问题竟是,“你不会武功怎么当的盟主?”
  
      “因为我有天齐宫呀!”祁真很骄傲,开始叙述他们天齐宫的伟绩,片刻后干脆从最初讲起,说了说他和凤随心最终的下场,接着转到第一次重生,将一路的事都告诉了他。
  
      虽然中途断断续续,条理不清,但莫惑非常有耐心,又极其聪明,很容易便理顺了整件事,越来越惊讶。祁真慢慢说到建好了天齐宫要成婚了,不由得瘪嘴:“然后我就到了这里,所有人都不认识我,只有我一个人带着记忆,要重新认识你们一次,你还那么嫌弃我,哼,你就嫌弃吧,万一哪天我能回去,留下的我根本不认识你,就轮到本王嫌弃你了!”
  
      他满腹委屈,磨磨牙,扒着莫惑哼唧。
  
      莫惑心疼地抱紧他,低声道:“对不起
  
      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摇头,抵在他的肩上窝了一会儿,迷茫地看看他,凑过去亲他。莫惑扣住他的后脑加深了这个吻,甜蜜的气息传递得很快,二人的呼吸都变重了,莫惑一直压制的欲-望彻底收不住,将人抱出浴桶,简单擦干净便放在了床上。祁真喘-息一声,配合他打开身体,把自己完完全全交了出去。
  
      转天一早他理所当然没能起来,暗卫守在外面,心里太过沉痛以至于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。
  
      那莫楼主之前还嫌弃小王爷来着,结果才回来二人就好上了,才好上二人就睡了,事情发展得简直比脱缰的野狗还快!
  
      他们需要缓缓。
  
      祁真醒后照例看见莫惑守在一旁,他被折腾得有些狠,只觉浑身酸疼,不太爽地瞥他一眼。莫惑立即放下手里的书将人搂进怀里,给他揉了揉腰。祁真哼唧一声:“你昨天故意灌醉我?”
  
      莫惑很淡定:“没有,是你酒量不好,自己喝醉了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莫惑被他的小眼神勾得不行,抱着狠狠揉了两把,这才去给他端早饭。
  
      祁真宿醉,还是有些累,没过一会儿又睡了过去。
  
      梦里是一片星星点点的光,他好奇地左右打量,朦胧中隐约听见有人叫他,不由得睁开眼,见莫惑正紧紧盯着他,眼底还带着少许血丝,张了张口,声音有些沙哑:“你怎了?”
  
      话一出口他便怔住了,发现莫惑穿的不是之前那一件长袍,而且他躺的地方也不是双缘城分舵,不过尚未理清头绪,莫惑便狠狠将他抱进了怀里,没敢太用力,半天才道:“什么我怎了,你昏睡了三天知道么?”
  
      祁真茫然了一下才意识到这是在天齐宫,顿时明白是回来了。
  
      莫惑在他额头印下一吻,放开他:“等着,我去叫医圣前辈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拉住他,挣扎着坐起身:“我没事。”
  
      莫惑急忙按住他:“别动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不管不顾扑进他的怀里,踏实了。
  
      另外一边。
  
      莫惑端着早饭刚刚进门,就差点撞上要出去的祁真,后者立刻退了一大步,警惕地盯着他:“你是谁?把本王抓来想干什么?”
  
      莫惑微怔。
  
      祁真怒道:“敢闯进皇宫抓人,胆子不小,谁指使你们的?”
  
      莫惑脑中瞬间闪过一句话。
  
      ——万一哪天我能回去,就轮到本王嫌弃你了!
  
      莫惑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祁真道:“说话!”
  
      莫惑一脸平静地放下托盘,转身出去示意左侍天和暗卫进来。祁真看到他们,顿时一惊,不敢相信小天竟和他们是一伙的,然而还未等他开口,只听莫惑道:“你们告诉他,现在是几月份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道:“不是三月么!”
  
      左侍天和暗卫齐齐一愣,道:“少爷,现在是五月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道:“胡说!”
  
      莫惑先是向左侍天等人解释祁真失忆了,然后带着祁真去外面溜了一圈,让他看看已经过了花期的桃树,接着将人带回来,示意左侍天给他讲讲这一路的事
  
      。
  
      祁真不可置信:“我喜欢他?”
  
      左侍天和暗卫点头。
  
      祁真道:“不可能,而且本王为何要闯荡江湖呀!”
  
      左侍天和暗卫一起看向莫惑,眼神带了些同情。莫惑让他们出去,把门一关,掏出了小金球。
  
      祁真脱口而出:“这不是我的么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不,是我的,”莫惑打断道,“你的还在你身上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急忙查看,不解道:“为何你也有?”
  
      莫惑思考一下实话实说的后果,开始一本正经告诉他这个牵扯到皇家机密,是很重要的东西,要两个凑在一起才能打开地宫,他当初会出京,为的便是寻它。
  
      祁真震惊:“真的?”
  
      莫惑点头。
  
      祁真问:“那我和你的关系……”
  
      莫惑道:“自然也是真的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莫惑揉揉他的头:“想不起来没关系,我答应带你一起找宝藏便不会食言,你若不喜欢我,可以回京等着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想了想:“不回,先找到东西再说吧。”
  
      莫惑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  
      祁真询问了其他事,得知他们已经睡过,沉默半天,决定去外面缓缓。
  
      薛公子原本今天打算回家,结果听说杨公子出了点状况,便稍微停了一会儿,见护卫回来,问道:“怎么样?”
  
      “说是忽然失去了记忆,不记得任何人了,”护卫停顿一下,“少爷,您说这会不会就是天谴?”
  
      薛公子喃喃:“可能。”他转身出门,很快发现某人的身影,上前问:“杨公子可还认识在下?”
  
      祁真看他一眼:“不认识。”
  
      薛公子复杂地看他半晌,低声道:“你……人很好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茫然:“啊?”
  
      身后的暗卫和左侍天:“……”
  
      “没事,祝你们永结同心,白头到老。”薛公子诚恳道,收拾行李离开了。
  
      祁真很诧异,又坐了一会儿,溜达着去找莫惑,问他何时动身。
  
      如今凤随心的情况虽然在渐渐稳定,但莫惑还是准备停留几日再说,免得出状况,便告诉他手边还有一些事,过几天便走。
  
      祁真嗯了声:“我们去哪?”
  
      莫惑道:“去沐城。”
  
      祁真现在完全不认识沐十里他们,但听过整件事的他却记得,便由他来帮这人重建天齐宫吧,顺便处理一下尚在苗疆的毒怪,救回轻邪,至于宝藏的事,只能等他将人追到手再和盘托出。
  
      这便是另一段冒险之旅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